网红肌肉男骗粉丝转钱:称分手想气对方 会数倍返还


覃绿对民警说,他和阿红结婚十多年没吵过一次架,两个孩子也不能没有妈妈,希望民警解救阿红。

男子叫覃绿(化名),是一名80后,家住东门镇凤梧村。他掏出手机,打开微信,让民警查看“绑匪”与他的对话。

其间,她突发奇想,虚构身份冒充“绑匪”加老公微信并交谈,谎称自己被绑架,企图以此激怒老公,达到离婚的目的。

阿红告诉民警,自己这两年跟丈夫感情不好,多次提出离婚,但老公死活不答应。3月25日,她离开家前往小长安镇朋友家居住。

29日在互联网上流传的另一则消息称“大量东南亚华人从福建偷渡入境”。3月28日,福建省泉州市公安局鲤城分局发布通告,对新冠肺炎确诊或疑似患者偷越国(边)境及相关组织、运送偷渡行为作出明确规定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29日上午拨打泉州市公安局下属分局的电话,接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非法海上偷渡的可能性是存在的,但目前还没有接到举报。

城关派出所民警严厉批评阿红这种荒谬的行为,指出这是对警务等社会公共资源的浪费,并劝告她通过法律途径解决婚姻矛盾。面对民警的教育,阿红承认自己的错误,并承诺今后不再犯。

而针对非法越境行为,中国边境管理部门采取了严防态势。3月29日出版的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文介绍了广西百色市落实防止境外疫情输入的工作情况。报道称,一周前,13名外籍人员沿山脉攀爬非法越境进入百南乡,立即被边境管理部门依法遣返。为了防止境外疫情输入,百南乡全乡有83个村民小组、83个举报箱、17个边境疫情排查执勤点。

▲民警找到阿红时,她正在街边悠闲地打电话。  警方供图

相关人士介绍说,无论陆路、水路还是航空边境管控措施都是一样严格。此外,东南亚国家对边境管控严格程度不亚于中国,在双方措施严厉的前提下,不可能有大规模人员无序进入的情况。

当天中午,民警经过走访调查,在罗城小长安镇找到了阿红。让民警诧异的是,阿红此时正悠闲地站在路边,没有丝毫被绑架过的迹象。